•  學校首頁 - 新聞首頁 - 元旦獻詞 - 理論頻道 - 魯大要聞 - 文件發布 - 理論觀點 - 媒體視角 - 魯大光影 
     
    健忘
    2021年09月29日 劉艷莉    (點擊: )

    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……”王阿姨的美夢被手機鈴聲擾斷,“周末也不讓人睡個懶覺?!彼龢O不情愿地從枕邊摸過手機,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讓她激靈了一下,心想:“糟了!差點忘了?!痹瓉?,王阿姨跟幾個姐妹兒約好了今天上午一起去鳳凰山摘櫻桃。

    她一個鷂子翻身,卻滾落到地上,慌忙爬起來,還沒等站穩,就一頭拱進衛生間。三下五除二洗漱完,探頭望了望外面白花花的太陽,也來不及往臉上抹防曬霜了,拿上養蜂人專用面罩、帽子,急急忙忙穿上運動服、運動鞋,哼著小曲兒一溜小跑出了門。

    今天小區里整潔又喜氣,路兩旁的樹上貼著喜字,地上的井蓋也披上了紅紙。路邊整整齊齊停著一排高檔轎車。

    “誰家結婚???”

    “程老師的公子娶媳婦?!?/p>

    “今天幾號?”

    “5號,農歷二十六?!?/p>

    “呦,瞧我這記性!我答應了程老師參加婚禮?!蓖醢⒁踢B忙調頭往回跑。

    她一口氣爬到五樓,已經是氣喘吁吁了,摸著隱隱作痛的膝蓋嘀咕著,“啥時候能安上電梯呀,等到七老八十,恐怕半層也爬不上去了?!?/p>

    進了家門,她立馬來了精神,今天這樣的日子要好好打扮一番。

    坐在化妝臺前,打開化妝包,把粉底、眼線筆、眼影粉等全部倒了出來,撒滿了整個桌面。她摘下眼鏡,先在臉上做補水,接著細細地打粉底,然后打上腮紅,畫眼線,涂唇膏……她有條不紊地捯飭了好一陣兒,之后又找出電夾子給頭發上了卷,用梳子把頭頂稀疏的頭發倒著梳了十幾下,頭發顯得蓬松了許多。對著鏡子,王阿姨做了一個微笑表情,輕輕地把笑肌抬起,用刷頭在顴骨處補了幾下,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    化好妝,她拿出早就熨燙好的旗袍。這件旗袍是三年前買的,鮮艷、可體,不過現在穿著出去要不時地想著收腹挺胸。再穿上九分跟的黑色皮鞋,這是她為穿旗袍搭配的。

    一切收拾利落,拿起手包,出門之前準備再照一下鏡子。

    說起鏡子,王阿姨判斷鏡面好壞的標準有些與眾不同,她要朦朧、模糊的,有拉長效果的,這樣就看不清臉上的皺紋了,人也顯得苗條。平時照鏡子她總會摘下近視鏡,鏡子就變成了“魔鏡”,“魔鏡啊,請你告訴我,世界上誰是最美的人?”鏡中的眼睛大而深邃,光滑的皮膚粉嫩白皙……自我感覺好極了。

    可是戴上眼鏡一看,鏡子里卻出現了另一番畫面:無神的眼睛,下垂的眼角,密布的皺紋,裹了一層白粉的臉上,黑斑顯得愈加清晰。頭頂上幾根白發也挑釁般地伸出來,王阿姨惱怒地抄起鑷子,對著亮閃閃的幾根不識趣的白發而去??墒悄?,目標卻總是對不準,“哎呀,不爭氣的老花眼,這下又白白糟蹋了幾根好頭發?!?/p>

    這時小腹也收不住了,繡花旗袍緊繃在身上,腰部凸出幾道圈圈。她氣急敗壞把鑷子扔出去老遠,然后呆呆地坐著,桌子上的手機又響了,她沒去理會。

    不知過了多久,她重新洗了洗臉,化了個淡妝,換上一件比較寬松的橙黃色連衣裙,外面罩上半透明外搭,瞬間感覺舒服多了,穿上平時穿的五分跟的坡跟皮鞋,穩穩地出了門。

    來到婚禮現場,當她看到滿臉喜氣的程老師站在大廳迎接來賓,“糟了!忘記帶份子錢了?!彼ⅠR縮了出來。

    “微信轉賬吧?!庇腥私ㄗh,可是她感覺不太正式。

    “也許酒店前臺會有辦法呢?!庇钟腥苏f。

    她趕緊到酒店柜臺,買了一個紅包兒。又順著工作人員指的方向,來到大廳一角的取款機。她一陣欣喜,可一翻錢包,竟然沒帶銀行卡。

    她有些沮喪,不光是因為取不到錢,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失望。

    “我現在也這樣,忘性太大,經常下了樓又回去,總擔心沒鎖門,有一次高壓鍋煮了東西,沒關火就上班去了……”身旁的伙伴一心想安慰她,恨不得把自己說得比她還要慘。

    “我帶工資卡了?!币粋€朋友喊道,王阿姨長長地舒了口氣。

    當把紅包兒交給程老師的時候,王阿姨的心立刻被喜氣洋洋的氣氛包裹著,看到了許多熟悉卻長久未見的同事,神采又飛揚了起來,她一直站著,不停向周圍熟悉卻一時叫不上名字的人微笑著點頭。

    “美女,好幾年沒見愈發年輕了哈?!庇腥烁蛘泻?。

    現如今,“美女”這個詞兒只是性別的代名詞。

    她也贊嘆著別人,“美女”們互相夸贊著。她不時地整理下頭發,拽拽自己漂亮的衣服。不經意間摸到了連衣裙右側的拉鏈,“呀,拉鏈竟然沒拉上!”心里一陣驚慌,她不敢看周圍的人,不動聲色地坐了下來。一陣生疼,拉鏈夾著肉了,她咧了咧嘴,使勁地收著肚子,終于把拉鏈拉上了。環顧四周,“還好,沒人注意?!彼底詰c幸。

    婚禮開始了,家長的致辭很精彩,她想錄下來,等兒子結婚的時候好借鑒借鑒。她打開皮包找手機,發現竟然手機也忘帶了。

    不管怎樣,看著眼前熱鬧的場面,幻想著將來兒子結婚的情景,王阿姨心里還是美得很。

    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,怎么愛你都不嫌多……”此時,家里的桌子上,王阿姨的手機鈴聲一遍又一遍地響起,那些被她忘在腦后的姐妹們,一直在焦急地聯系著“失聯”的她……

    上一條:黎平古城的紅色印記
    下一條:拳拳愛國心
    關閉窗口

     
    < 快再深一点娇喘视频床震亲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