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學校首頁 - 新聞首頁 - 元旦獻詞 - 理論頻道 - 魯大要聞 - 文件發布 - 理論觀點 - 媒體視角 - 魯大光影 
     
    蟬鳴思故鄉
    2020年09月17日     (點擊: )

    生活中,一曲熟悉的旋律往往會勾起深藏腦海的某一段回憶,無論是快樂的還是憂傷的,都會將記憶的塵封開啟。每年夏天的蟬鳴就像那根弦,它總能奏響我對故鄉的留戀。

    小時候,到了三伏天,無論是白天或是晚上,小孩子總喜歡拿著涼席,再鋪層床單或毛巾被,到水泥平房頂上去躺下聊天,晚飯也喜歡在平房上吃,搬張小飯桌,把飯菜一趟趟搬上去,一層層臺階爬起來也不覺得累。飯后,我們玩著自己的游戲,仰望星空說著悄悄話;而蟬也在樹梢自鳴得意,長一聲短一句,抒發它由黑暗到達朗朗天空的持續興奮。有時候我們就這樣說著說著,聽著聽著睡著了。我經常會被母親喊醒回屋接著睡,妹妹那時候小,父親會抱她回家,母親從不允許我們在露天地過夜,傍天亮的露水容易傷害身體。

    夏天,小孩子盼著下雨,不但因為雨后可以玩水,雨催生了蟬的出場,更是給我們別樣的樂趣。那時候雨水大。當蠶豆般的雨點伴著狂風噼里啪啦砸落地面,我們的歡樂也隨著它們密集的降落下來。我們站在門口、窗前、屋檐下,看雨線將天地頓時融為一體,遠處的山林、近處的房屋,連同天空都湮沒在雨陣里,此時,我們莫名的歡愉也連天接地,汪洋一片。老家房山頭巖石下有一泉眼,每次雨水豐沛時,就開始涌出清清的泉水,那里就成了伙伴們玩耍的好去處,用清冽的泉水洗臉,用泥土壘水灣、搭橋洞,總能玩出花樣。有時候,雨并未停下,我們就在淅淅瀝瀝的雨中迫不及待地跑到那條貫穿村中心的河岸邊。小石板橋有時會被雨水淹沒,我們會壯著膽子跟在大人后邊摸索著過河,那種心驚膽的感覺總是讓我們興奮地尖叫和大笑。

    入伏后的每場雨,總會加快蟬的誕生,對蟬我更加喜歡用家鄉話叫它jian(尖)了。雨停后,一個個尖了猴從樹下、草叢的軟土中鉆出來,爬上樹干,慢慢地褪去黃褐色的外殼,露出稚嫩的身子,等到陽光出來之后,翅膀變硬,身子也慢慢變黑,就能夠飛上枝端引吭高歌。從樹上粘尖了,從泥土中抓尖了猴是那時候最有趣的事情,晚上樹林中總會有手電筒的光亮在閃動,那是照尖了的燈光,也是孩子們消夏的快樂節目。

    現在久居外地,離家雖只有百里之遙,但也不是經?;厝?。每每回家也大都只是短暫停留,每一次都能感受到家鄉的變化,新農村的建設使得村里風貌變化很大,硬化的路面,拓寬的河道,高大的石拱橋……眼前的一切已經很難再尋找到兒時村莊的影子。雖然那時的生活清苦,可總忘不了蟬聲中,我們在藍天白云下飛奔如魚得水;我們在黃昏里玩泥巴興致盎然;我們在山野里挖菜,在河水里摸魚;把童年歡笑與蟬聲一起懸掛院子里的梧桐樹上。蟬聲中的夏天,蟬聲中的童年,是六零后那代人最難忘的記憶,承載著屬于那個年代特有的濃濃的鄉戀。

    上一條:做一粒自由的沙
    下一條:初秋魯大
    關閉窗口

     
    < 快再深一点娇喘视频床震亲胸